Eng |
:: Literature Research & Publications
Literature Research & Publications

In addition to the publication of theatre related literature,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the Script Development Scheme, Reader’s Theatre, seminars, and other related events, in order to encourage, document, preserve and consolidate creative activities in theatre through different platforms.

02.09.2017
紅梅如何再世?
Author:張秉權

《再世紅梅記》是唐滌生名劇。寫裴禹到西湖遊玩,偶遇賈似道之妾李慧娘。慧娘芳心暗許,賈似道因而怒殺慧娘,藏棺於紅梅閣。退職總兵盧桐有女昭容,居於繡谷,裴禹(裴舜卿)路過巧遇,見其貌似慧娘,頓生愛念。賈似道亦因昭容似慧娘而欲納之為妾,盧桐苦無計策拒絕,裴禹獻裝瘋之計。惜盧女裝瘋被賈似道識破,故先放昭容、再擒裴禹,並拘於府中。盧桐攜女移居揚州。慧娘鬼魂出現,與裴禹相會,並救之逃離紅梅閣,以避賈似道之殺機。賈似道質疑諸妾放走裴禹,責問
之時,慧娘鬼魂現身,辯明一切,並掩護裴禹趕會昭容。趕至揚州之日,正是昭容魂斷之時,慧娘遂借屍還魂,與裴禹終成眷屬。

唐滌生此劇脫胎自明朝周朝俊的《紅梅記》1。周筆下的慧娘和昭容兩人容貌不相肖,更沒有借屍還魂,最後與裴禹完婚的是昭容而不是慧娘。

阮繼志和陳敢權的版本卻是另有側重。比較周、唐和阮陳三個本子中李慧娘、盧昭容和裴禹三個主要角色的異同,正是我們這次看戲的趣味所在。

李慧娘在「周本」中只是女配角,她個性頑強大膽,隨賈似道遊西湖,雖賈似道在身旁仍敢回望斷橋上的裴禹,並因讚賞「美哉少年」而罹殺身之禍。慧娘雖已為鬼卻夜訪裴禹,主動獻身。以這樣的性格,其後的〈救裴〉和〈鬼辯〉就順理成章了。不過,在「周本」中,慧娘〈鬼辯〉後就功成身退,不再出現。

唐滌生的最大創造是把慧娘、昭容寫成模樣相同,並由一位演員兼扮兩角。又由於唐滌生要讓慧娘合乎傳統「美」的理想,故把她寫成與賈似道「尚未諧花燭」,後來知道難逃賈似道毒手,說:「我與其死於甑破失歡之時,倒不若殤於白玉尚完之日」,坦然「寧為情死」。到了裴李重逢,裴禹已知慧娘是鬼,不甘她在棒下斷魂,故問她當初為何不效紅拂女與他逃離魔掌,慧娘的答覆是清楚的:「妾雖賤質,亦恥淫奔。」其後即使裴禹苦苦癡纏,她也勸裴禹把愛心放在昭容身上。慧娘之清而脫俗,明確不過。

阮陳的本子讓李慧娘和裴禹同有個雙雪鷺之夢,這使他們雖為初遇卻似曾相識,漸更覺心意相通。其實慧娘自知身世卑微,不敢有夢。對裴禹說她「今世命薄」,只「寄望來生當如雪鷺,雙宿雙棲」。這個夢貫穿全劇,也許因為《紅梅再世》不是明傳奇也不是粵劇,雖不以唱做為主,仍可以因應鷺雙飛之夢構成的想像,馳騁其獨特的舞台美。

盧昭容是「周本」的真正女主角,她雖已喪父但畢竟是大家閨秀,儘管嚮往愛情但不會過於大膽主動,贈梅與裴禹固然事出偶然,為避賈似道求妾之心而讓裴禹權充夫婿也是母親的主意。全劇中她唯一採主動的,是因夜晤裴禹而給誣告有姦情,在與訟時為辯清白,才坦率承認裴禹是她夫婿,並終得與裴禹成親,也算是角色成長換來的好結局。由於周朝俊完全沒有李慧娘、盧昭容樣貌相同的安排,也不強調裴禹怎樣愛慧娘,《紅梅記》根本不需要「再世」。

相對來說,唐滌生筆下的盧昭容卻實在「無辜」。她被裴禹誤以為是慧娘,搞清楚是錯認之後着意憐才,主動示愛,希望這為情顛倒的裴禹「轉愛籬門花外燕」。其後為求絕賈似道納妾之心,與裴禹同闖虎穴,用計裝瘋,「愛根已蔓」。可惜裴禹復見慧娘,被嗔問「心中可有妾在」的時候,裴禹馬上說他未忘橋畔愛,只是「失梅用桃代」,「對慧娘是愛才,對昭容是借材」。於是,一位可愛的懷春少女,只因生得像別人,命運便被決定了:既陷賈似道納妾之禍,又落得成為人家替身。她不幸因陽壽已盡而讓出肉身,使慧娘得以還魂再世,昭容的命運似是不得不如此!

在阮陳的本子中,盧昭容儘管未能回復「周本」中的女主角地位,但是戲份甚重,她懂武藝,會落水救起慧娘,又在「救裴」情節中扮演重要角色。更重要的是跟「唐本」一樣,與慧娘相貌相同。當昭容明確知道裴禹雖然已經與她相好,但仍然心繫慧娘而並不真正愛她的時候,她當然失望,會說:「我係盧昭容,唔係李慧娘」,以表現她的自我意識,不願意作人家的影子。

這一次,她可以操控自己的命運:自願犧牲。在這一點上,「阮陳本」意在翻新「唐本」。

兜兜轉轉,最關鍵的人物,到底還是裴禹(舜卿)。

「美哉少年」這句話在「周本」出現得早,當時裴禹在橋上而慧娘在舟中,裴禹之「美」肯定只能是外貌。「唐本」中的裴禹初亮相時不外是個自命風流的一般書生,見到孤身艷女就上前答訕。可幸因有虎丘調琴(借琴道愛衷)的往事,而李慧娘「亦有憐才之念」,這才令裴禹的苦苦痴纏不致令人討厭而反見其「獃」。正因他「獃」得可愛,慧娘才會下船相見,也才會讓裴禹發覺她臉有淚痕,而問:「嗟莫是柳外桃花逢雨劫,飄零落向畫船中?」由此帶出慧娘的感動:「有個書生得解我悲痛」。薄命桃花幸得解人,因此,慧娘其後的一句「美哉少年」是有「情深」作根據的,其份量遠比「周本」的要重。

「阮陳本」一如「唐本」,李慧娘也是在對裴禹有了認識後才稱讚他「美哉少年」的,裴李既是「同夢人」,又在「還鷺重逢」後有誠摯交流的機會,讓夢之「美」得到落實與確認,儘管只能無可奈何的離別。重要的是另一朵「兩生花」。要擁有自我意識、不甘心做人家影子的昭容在宣稱「我係盧昭容,唔係李慧娘」之後,仍感動於裴禹的「可愛」而決意「李代桃僵將身替」,甘心情願犧牲自己以成全裴李的姻緣,必然是因為裴禹有讓她心折的地方。

裴禹的「美」在哪裡?他的「美」如何足以讓兩個女人(尤其是昭容)為他犧牲?這是看《紅梅再世》時最值得措意之處。

1 編按:據唐滌生本人載於《再世紅梅記》場刊的賞刊文章,當時他並未窺《紅梅記》全貌,手上只有孫養農夫人提供的〈脫穽〉及〈鬼辯〉兩折,見唐滌生:〈我以那一種表現方法去改編《紅梅記》〉,載盧瑋鑾主編:《姹紫嫣紅開遍──良辰美景仙鳳鳴》,香港:三聯書店,2004年,頁5。